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完结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简音习 > 病王暖宠腹黑妻

番外四:他们的女儿 文 / 简音习

    小澈儿三岁那年,苏慕凡怀上了她跟殷容疏的第二个孩子,正如殷容疏希望的那样,是一个女孩儿。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现,殷容疏稍稍弥补了一些心中的遗憾,当初苏慕凡怀上小澈儿的时候,他并没有在苏慕凡的身边,这一次,殷容疏真的几乎是放下了所有的事情陪在苏慕凡的身边,摄政的事情也交给殷泽沛暂代,有重要的事情,殷泽沛都是来到容王府找殷容疏商量,一向懒散的殷泽沛突然忙了起来,心中却是理解殷容疏,当初夏菡怀有身孕的时候,自己不也是巴不得时时呆在她的身边吗?

    十月怀胎,苏慕凡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可以说是上天的宠儿,继承了苏慕凡和殷容疏容貌上全部的优点,因其是在下雨天出生,又极其喜欢雨声,所以取名听雨。如此尊贵的女孩子自然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不像她的哥哥那样,从小就要跟着自己的父王习武。但是苏慕凡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养成骄纵的性格,从小也是悉心管教,不过,听雨天性沉静,鲜少在人前露面,自然也没有一般贵族小姐的骄纵任性。

    让仓逍高兴的是,听雨自小便对医术有兴趣,也继承了苏慕凡对医术的天分,对于世事的观念,听雨大部分是接受了来自于苏慕凡的教导,所以她的很多行为在外人看来都是有些出格的。

    殷听雨七岁那年,当今圣上正式亲政,容王辞去摄政王之位,从此退出朝野,在容王府里过着悠闲自在的日子,同年,殷容疏和苏慕凡的女儿殷听雨被封为凝月公主,意为如明月般光辉。按照临夏国的规矩,王爷的女儿只能被封为郡主,如此破例的也只有殷听雨一人,这是当年圣上对摄政王多年扶持所表达的谢意,让他最疼爱的女儿拥有公主之尊。

    其实殷容疏和苏慕凡倒是不在乎这些,就算没有公主的名头,他们的女儿一样能过得很好。

    卸去摄政王之位、一身轻松的殷容疏便带着苏慕凡和他们的一双儿女四处游历,几年下来,他们也是长了不少的见识,谈吐之间已经跟同龄的孩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殷听雨十二岁那年,齐蓝国皇上归海承禹寿辰,邀殷容疏、殷泽沛他们前往齐蓝国赴宴,因殷泽沛朝中有要事缠身,只有殷容疏和苏慕凡代为祝贺。

    到了齐蓝国,殷容疏他们依旧在归海承禹的旧宅里住下,此时乃是夏季,红莲湖中的莲花并未盛开,一池湖水倒是清澈。回到旧地,殷容疏和苏慕凡自然想起了以前的旧事。

    十二岁的听雨已经有了少女的亭亭,而她的哥哥殷炘澈也已经是十五岁的少年了,这次来齐蓝国也并非他们两个第一次来这里,有几年的冬天,他们也跟着自己的父母来这里住上几个月,直到来年的春天再离开,只因他们的娘亲极喜欢雪落红莲的美景。

    归海承禹生辰这天,殷容疏和苏慕凡带着殷炘澈和殷听雨早早就前往皇宫,负责在皇宫门口迎接他们的是归海承禹的长子归海锐,以前倒也见过几次,他比澈儿要小上一岁,这个归海锐自小聪颖,归海承禹有意要培养他成为储君,亲自悉心教导,要说起来虽然归海锐跟殷炘澈只见过几面,不过这两个少年还是挺聊得来的。

    归海锐把殷容疏和苏慕凡二人带到归海承禹的寝宫,正好当时寝宫里有几个皇子也在,归海承禹跟殷容疏和苏慕凡二人略寒暄了一番,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这几个儿子,随即跟殷容疏和苏慕凡半开玩笑道:“你们夫妻两个选一个做女婿怎么样?我这几个儿子可都不错。”

    殷容疏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自己的女儿才多大啊,他就打起主意来了,自己可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女儿出嫁的事情,不过这样突然被归海承禹提起来,心中还真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苏慕凡轻笑一声,“这个我们可是做不了主儿,全看雨儿的意思。”不过在苏慕凡想来,她是不希望自己嫁进皇室的,这意味着永远的麻烦,而且齐蓝国距离临夏国这么远,她心中也是不乐意,现在女儿还小,这些事情都说不定的。

    归海承禹心中早就已经计划好了,像是殷听雨这样出色的女孩子,不嫁给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太可惜了,归海承禹看向殷听雨,轻声道:“雨儿,来到皇帝伯伯这里来。”

    殷听雨缓步上前,“听雨见过皇上。”姿态落落大方,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尽显。

    归海承禹越看与喜欢,轻声问道:“皇帝伯伯的这几个儿子,你喜欢哪个?你选一个做你的夫君好不好?”

    殷听雨抬眸扫了一眼,轻声道:“皇帝伯伯的儿子都很优秀,但是听雨年纪还小,还不是时候考虑这些。”其实她跟娘亲的想法是一样的,她并不想嫁进皇室,从小看着爹爹对娘亲这么宠爱,殷听雨心中已经暗暗决定,自己将来的夫君也要像爹爹对待娘亲这样,只能娶自己一人。

    归海承禹大笑,“也是,是皇帝伯伯太心急了,那听雨再考虑几年,到时候决定也不迟。”

    归海承禹让自己的那些儿子退下,自己跟殷容疏和苏慕凡聊起旧事来,同时吩咐自己的长子归海锐带着殷听雨和殷炘澈在齐蓝国的皇宫里四处转转。

    众位皇子自皇上那里回宫之后,自然把刚刚生的所有事情都跟自己的母妃说了,在齐蓝国的皇宫中谁人不知皇上跟临夏国的容王和容王妃的交情,而临夏国的皇上对容王和容王妃又是极其尊敬,如果要是自己的儿子能娶了这凝月公主,这皇位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吗?

    所以,这些皇子们在殷听雨的面前都是极度讨好,且不说她的身份如何尊贵,但是她的容貌、气质就足以吸引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但是十二岁的殷听雨还从未考虑过这些,虽然对于临夏国的女孩子来说,再过个两三年,就是及笄之年了,但是苏慕凡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在身心还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就谈论情爱之事,所以殷听雨是从未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的。

    殷听雨受不了这些皇子们的烦扰,索性就呆在自己父母的身边,他们也没有办法。

    而殷炘澈则是随着归海锐去了他的寝宫,两个少年意气相投,话也聊得投机,关于归海锐对自己妹妹的心思,殷炘澈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虽然他不知道情窦初开的归海锐对自己妹妹的感情究竟有多少,但是身为朋友,他还是要告诫归海锐一番。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我妹妹的心思了,她不可能会嫁进皇室的。”

    “她不是不会嫁进皇室,而是不会嫁给一个会有三妻四妾的人。”归海锐其实已经很明白了。

    “所以啊,你是不可以的。”他的父皇已经在培养他做储君了。

    归海锐扯起一丝轻笑,“这样的事情谁也说不定。”

    殷炘澈看向归海锐,眼睛里含着警告,“你虽然是我的朋友,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提前跟迷说清楚,我的妹妹要嫁的人只能娶她一人,并且永生都不能负她,否则的话,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管是追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找这个人算账的。”

    归海锐收起了笑容,眼神坚定地看向殷炘澈,“你信不信,如果你的妹妹愿意嫁给我的话,我可以为了她放弃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殷炘澈愣了一下,淡淡道:“有些事情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

    归海锐苦笑一声,“我已经对她用了心思,可是她显然还处于懵懂之态,你的妹妹尚且不知情事,而我也不愿逼她。”

    殷炘澈轻笑一声,“我敢跟你打赌,我的妹妹不到十八岁的话,我的父母是绝对不会让她嫁人的,你确定你能等得了这么长时间?”漫长的等待啊,不止是等待,还有压力。

    “如何等不得?就算再多上几年,我也等得了。”

    殷炘澈轻轻摇头,却没有再说话。

    当年的寿宴之上,殷听雨和殷炘澈跟在殷容疏和苏慕凡的身后,如此出色的两人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说临夏国容王的一双儿女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出色,如今见了,果然如此,也因此有人动了心思。

    但是他们的心思却是白费了,殷容疏和苏慕凡并没有在齐蓝国的京城呆上几天,归海承禹的寿宴之后,他们就离开京城,去往当初殷容疏治腿的那个山谷去了。

    归海承禹亲自出宫送他们离开,归海锐也一同给他们送行,情窦初开的少年虽然极力克制,但是眼睛还是忍不住看向殷听雨,虽然殷听雨懵懂,但是苏慕凡和殷容疏又怎么能看不出来,但是他们不阻止也不赞同,他们的女儿显然还不知情事,他们也不多加干涉,关于这件事情,就让自己的女儿去体会领悟吧,全看他们的缘分。

    看着马车走远,归海承禹轻轻拍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肩膀,轻叹了一口气,“锐儿,你还是放弃她吧,她可以选择朕的任何一个儿子,可是不能是你,也不会是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归海锐沉声道:“因为她不可能会嫁给一个有三宫六院的皇上,而皇上也不能真心爱上一个女子。”

    “你明白就好,锐儿,父皇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可是你是所有皇子里资质最好的一个,齐蓝国的江山,将来必定要交到你的手上,所以,你就断了对她的念想吧。”

    “父皇,儿臣想要求父皇一件事。”

    “你说。”

    “齐蓝国储君的人选,父皇能另选别的皇子吗?”

    殷容疏和苏慕凡他们一路往那山谷而去,这是这么多年之后,他们第一次回到这个山谷,山谷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了,曾经他们住过的院子,已经是落满了灰尘,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住过人了,那兄妹两个应该没有回来过吧。

    殷听雨到了这里倒是高兴得很,因为这里有很多极其罕见的毒物,而且还有很多珍贵的药材。

    苏慕凡拉着殷听雨和殷炘澈的手道:“就是在这里,你们爹爹的身体才好起来的,虽然当时生了很多意外的事情,但是依旧是值得感激的。”苏慕凡说着看向殷容疏,当初容疏的性命危在旦夕,这里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好在上天垂怜,容疏的身体终于好了起来。

    殷容疏抬手轻抚苏慕凡的青丝,“如果不是你,我只怕早就死了,感谢上天把你送到我的身边。”她嫁给自己的那年正是自己行将就木的那年,其实早在几年前,自己就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安静得等待着死亡而已,就只有仓爷爷还在坚持,可是他虽然心急却也没有办法。

    后来,因着凡儿的积极,自己才开始重新燃起了希望,终于查到了有关鸩宁之毒的事情,来到齐蓝国认识了归海承禹,知道了鸩宁之毒的来源,找到这山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凡儿的坚持,殷容疏很庆幸,上天代自己不薄。

    苏慕凡带着殷炘澈和殷听雨去了自己曾经遇到小狐狸的那梅林,曾经开遍红梅的梅树,此刻是光秃秃的,看起来有几分苍凉。

    “当年,娘亲就是在这里见到那只小狐狸的,它很懒,整天就知道睡觉,不过它却只赖着我,除了你们的父亲之外,它都不让别人抱的,在羌卢国的时候,也是它找到了我,咬着我不放,如果不是它的话,你们的父亲只怕还没有那么容易找到我呢。只是,后来在桐定山庄的时候,我们都只顾着逃命,也不知道那个小家伙跑到哪里去了。”苏慕凡说着,突然伤感了起来,已经有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它了,也不知道那小家伙儿现在怎么样了,真的很想再见到它。

    殷容疏揽着苏慕凡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它会好好的。”

    “娘亲,你看。”殷听雨轻扯苏慕凡的衣角,苏慕凡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竟然站着几只狐狸,有两只大的,四只小的。

    而那其中一只大的不就是自己的小狐狸吗?苏慕凡心中激动,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它了,但是苏慕凡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苏慕凡微微蹲下身去,看着那只自己曾经自己很熟悉的狐狸,那狐狸没有片刻的犹豫,朝着苏慕凡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扑到她的怀里。

    苏慕凡轻轻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眼睛里噙着水花,“你这个小家伙,竟然自己回到这里来了,这么多年没见到,你竟是长这么大了,也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还跟当初一样懒。”

    它蹭了蹭苏慕凡的手背,回过头去看仍旧站在原地的几只狐狸,好像是在向苏慕凡介绍它的亲人。

    许久之后,它终于离开苏慕凡的怀抱,慢慢走回到原来的位置,几次回头,眼睛中都有些不舍,但是它是属于这里的。

    看着它们渐渐走开,直到身影完全消息,苏慕凡他们才转身离开,对于苏慕凡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小家伙,这里是他们当初相遇的地方,它在自己的身边陪伴了许久,最终还是回到这里来了,苏慕凡很高兴,或许以后,自己可以常来看看它。

    殷容疏轻笑着轻抚苏慕凡的长,“我们该回去了。”

    时间的长河还在静静地流淌,这片大6上的故事还在继续……

    ------题外话------

    番外完,这本文就到这里了,谢谢所有一直支持简到现在的亲们,谢谢所有人送来花花、钻钻、月票和评价票,还有打赏的亲们,爱你们,谢谢你们。

    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简的新文:《冷王溺爱丑颜医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