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完结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糯米儿团 > 2018世界投注网之最强元素师

第二百一十章 寿元丹成,徐晟睿受伤 文 / 糯米儿团

    林婧涵站在鼎炉的身边等待着丹劫的降临,她从来没有对付过丹劫,知道丹劫都还是从古籍中看到的,林婧涵只知道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会出现一种恐怖的天劫,是因为所炼制的丹药太过于逆天,所以上天不允许其出世,用这样的丹劫来毁掉丹药,但是如果抵挡过去的话,这种度过丹劫的丹药的药效就要比其他的没有度过丹劫的药效要强得多。

    但是,这种丹药只限于大师级的丹药,高级丹药根本就不会出现丹劫的。

    林婧涵不知道为什么她炼制的高级丹药竟然会遭致丹劫,但是现在已经事到临头了,除了硬抗她想不到任何的办法,所幸,她还有绝对防御这个作弊器。

    而从来没有经历过丹劫的林婧涵,根本就不会知道,如果按照她现在所想,待在鼎炉的旁边,等待着雷劫的降临,而后进行防御,她身边的鼎炉根本就承受不了雷劫所散发的威压,就算她将雷劫用绝对防御给拦截了下来,她身旁的鼎炉也一定会炸炉的。

    在阻挡丹劫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半空中进行拦截的,不让雷电出现在鼎炉的旁边,不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功亏一篑。

    幸运的是,外面还有着徐晟睿的存在,要不然,就林婧涵这样,这一炉的寿元丹根本就不能够保存得下来。

    林婧涵仰着头,脸上表情相当的严肃,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雷电声响脑子里都能够想象得出在那翻滚的雷云当中,条条银色的闪电就如游动的群蛇一般,扭曲着,露出狰狞的锋利的毒牙,林婧涵心中开始泛起担忧,担忧绝对防御到底能不能将之承受下来。

    担忧了半天的林婧涵,听着外面天雷滚滚,但是却半天没见雷电落下,心中开始变得疑惑,难道这丹劫也只是一个吓唬人的东西,只出声,不出力?

    而在林婧涵在那胡思乱想之时,身在半空中的徐晟睿已经接下了五道闪闪的雷电了,从第一道如果电线那么细的一道天雷,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水桶那么粗的天雷,这威力是在成倍的增长,而徐晟睿也从最开始的悠闲自得到现在的严正以待,徐晟睿身上的黑衣此时已经变得破损了,虽然还不至于衣衫褴褛,但是,绝对算得上狼狈。

    徐晟睿右手的衣袖已经被雷电给摧毁了,露出了强健的胳膊,身上的衣衫也被雷电给侵袭炸裂了好几道口子,不过好在徐晟睿没有受什么伤,除了迎接第五道雷电的时候,徐晟睿的右手掌心上出现了一个焦点,那是被闪电突破了他的防御所留下的痕迹。

    徐晟睿的绝世风华的脸上依旧面如冰霜,没有因为这雷电的威压而掀起任何的波澜,但是在感受到第五道雷电的威力,并且让他受伤之后,徐晟睿的脸色终于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昂起头,看着头顶那似乎因为前面五道雷电都没有击中目标而感到愤怒了一般的雷云,徐晟睿知道,这下面的一道雷应该就是最后一道雷电了,度过了,这一次炼丹就成功了,如果没有度过······

    不会的,他不会让他的涵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徐晟睿狭长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左手一翻,一朵墨色的莲花出现在了徐晟睿的手中,在那极致的黑色当中,有着丝丝血红在花瓣之间流淌,让典雅的气质当中加入了一抹妖异之感,正是当初林婧涵帮着徐晟睿在小镇的原始森林中所得到的那朵墨莲。

    徐晟睿左手轻轻一甩,体内内劲疯狂的调动起来,注入了手中的墨莲当中,而墨莲就在被徐晟睿甩出去的瞬间,迎风而长,变成了一朵直径有一米的巨大莲座,徐晟睿跃入其中,缓缓的坐在了上面,丝丝黑色的气息从墨莲的莲蓬中飘散出来,而后融入徐晟睿的身体当中,而徐晟睿的身上那破裂的衣衫开始无风自动起来。

    头顶的雷云所蓄积的时间比以前长了很多,而且从雷云中所散发出来的威压比之前的气息都要强大得多,想来这最后的一道雷威力要比前面的五道雷电都要强大多,比他们的总和都还要来得厉害,那原本银色的闪电,此时隐隐有紫色在其中流转,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雷电了,已经上升到神雷的地步了。

    头顶上的雷云在蓄力,而下面的徐晟睿也在蓄力,两者都在做着最后一击的对抗,孰胜孰负,最后一击见分晓。

    而在炼丹室中的林婧涵终于感受到了不对劲,这雷云闪电轰隆声响了那么久,却没有雷电落下,这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上天在忽悠着她,闹着玩儿?

    绝对不可能!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人帮她抵挡了雷劫,而能够帮她抵挡雷劫的,只有一个人,既有这个能力,又绝对会这么做的人。

    “睿!”这一刻,林婧涵连鼎炉里的寿元丹都不顾了,只要一想到徐晟睿在外面帮她抵挡雷劫,林婧涵就心急如焚,她不知道这丹劫到底是几劫,也不知道徐晟睿能否接下,但是她绝对不想让徐晟睿受伤!

    当林婧涵推开炼丹室的门从里面慌忙的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那直径有一米宽的闪电带着紫色的光芒如同一条雷龙一般从雷云当中俯冲而下,直奔半空中那巨大的莲座而去,林婧涵只是一眼,就知道了那个黑色的莲座就是她和徐晟睿在原始森林中所摘取的墨莲。

    能够拥有墨莲的人并且能够操作墨莲的人,还会有其他的人吗?

    “睿!”林婧涵高呼一声,高呼一声,就准备腾身而起,朝着徐晟睿飞去,但是那奔腾的雷龙所携带的气势掀翻了整片区域中的空气,形成了巨大的气浪,让林婧涵靠近不得,反而被推得更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带着紫色光芒的雷龙撞击到那墨色的莲座上。

    “轰!”一声巨响,就像火星撞上了地球一般,一股比之前更加强烈的气浪再次袭来,刚刚飞近没多少距离的林婧涵再一次被推离到了更远的地方。

    强烈的气浪使得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林婧涵不得不将手挡在额前,抵挡气浪所掀起的风沙,好半晌,那凛冽的风沙才渐渐的消散了下去,林婧涵放下了手,急忙的看向半空中墨莲所在的位置。

    那乌黑翻滚的雷云已经迅速的消失不见,天空再次恢复了晴空朗朗,如果没有那阵阵黑色的硝烟在空气中凝聚不散,就好像是这里从来不曾出现那么恐怖的雷劫一样。

    硝烟四散,一股股焦臭味在空气中飘荡,让林婧涵心中的担忧更甚,如果没有受到伤害的话,是不会出现这种味道的,这明明是被雷劈之后才会出现的味道,而等到黑色的硝烟散去的时候,林婧涵凝目望去,半空中哪里还有徐晟睿的身影。

    “睿?睿!你在哪里?”

    眼前的情形让林婧涵呀呲欲裂,原本半空中的墨色莲座已经消失不见,原本的炼丹室此刻一片狼藉,房屋倒塌,木屑飞溅,一根根断裂的木板,木头乱七八糟的横倒在地,而原本放置在炼丹室中央的鼎炉被掩盖在了这些木块的下面,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何,想来,看如此的惨况,鼎炉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是现在林婧涵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这之前让她耗尽了心神的丹药,而火火在她跑出炼丹室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契约空间当中,她无须担心,现在,唯一让她担忧的就是徐晟睿。

    徐晟睿人呢?怎么会没有人?林婧涵此刻慌了,难道······

    一想到那恐怖的雷龙,林婧涵自己根本就没有把握能够将之抵挡下来,就算凭借绝对防御,林婧涵心中都没有多少信心,那可是雷劫,天威难挡,而徐晟睿根本就没有如此逆天的防御东西,他如何能够安然的将之抵挡下来。

    “不能慌,不能慌,林婧涵你不能慌,睿会没事的,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不安在林婧涵的心中不断的扩大,林婧涵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她不断的喃喃自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睿的气息在哪?睿到底在哪?

    对,气息!

    林婧涵终于在冷静之后想起了重要的一点,她的元素感知力可以直接感应到徐晟睿的元素气息,就算现在雷元素还存在这片天空当中,遮挡住了徐晟睿自身的气息,但是雷元素也不能够掩盖徐晟睿本身的元素气息,林婧涵的元素感知力一定能够感应到徐晟睿的存在。

    想到这一点,林婧涵立即闭上了双眼,狂暴的雷元素带着紫色的属性出现在林婧涵的感知之中,似乎是感觉到了林婧涵的存在,那些原本狂暴的雷元素竟然在林婧涵的感知之中变得温顺了起来,只不过现在林婧涵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要是林婧涵此刻立马与天地之中难得的雷元素进行沟通凝练的话,相信林婧涵都能够在自己的精神识海中得到一颗属于雷元素的晶体,可惜的是,林婧涵现在的心都在徐晟睿身上了。

    各色元素在林婧涵的感知中出现,而后又被林婧涵略过,集中注意力寻找属于徐晟睿的元素气息。

    找到了!林婧涵的感知中,徐晟睿的元素气息虽然有些萎靡,但是却很完整,没有太大的波动,这让林婧涵放下了心,这就说明徐晟睿的身体内脏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然的话,五行缺失,林婧涵是一定能够感应出来的。

    睁开眼,林婧涵看向徐晟睿所在的位置,眉头蹙起,竟然是在那!

    原来徐晟睿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在倒塌了的炼丹室中,被那倒塌的木板层层的遮住,她刚才竟然没有发现徐晟睿的身影,并且,她刚才也只是粗略的扫过,从来没有想过徐晟睿会在炼丹室中,毕竟那里已经被雷电给劈毁了。

    林婧涵没有去想徐晟睿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她只是惊喜终于找到了徐晟睿,迫不及待的运起轻功朝着徐晟睿那而去,行云流水般的身形带着极致的速度从空气中掠过,一道道残影的出现证明了林婧涵的速度是有多快,那阵阵的破空声在林婧涵的耳边尖啸而过,让林婧涵的耳朵都生疼,只是她现在都顾不得这些,现在林婧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的找到徐晟睿,确认他的安全。

    来到倒塌的炼丹室前,林婧涵挥手之间运起内力,轰的一声,所有的木板被林婧涵给掀翻,堆在了一旁,里面所掩埋的情景露了出来,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林婧涵的眼泪瞬间就盈满了眼眶。

    徐晟睿身上的衣衫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的布条挂在徐晟睿的身上,露出了白皙精壮的身子,而此时,那精壮的身子上面有着斑斑血迹,在他的右肩上还有着一块焦黑的痕迹,还有些鲜血从那焦黑的烂肉处流淌出来,流过肩胛,在宽阔的腰背上划过,鲜红的颜色刺痛人的眼球。

    在徐晟睿的外围,有着一个如同球体一般的由黑暗元素所组成的薄膜,将徐晟睿连同他手上所保护的鼎炉给笼罩了起来,没有让那坍塌的炼丹室给砸到。

    是的,徐晟睿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这一炉林婧涵辛辛苦苦所炼制的丹药。

    那最后的一击,威力最甚,他虽然借助了墨莲来提升了防御,最终抵挡住了雷龙,但是他还是受了伤,最后的余威已经没有了后继之力来抵挡,而之前他知道林婧涵已经从炼丹室中跑了出来,而这天雷的余威他抵挡不了,这下面的炼丹室势必会被毁掉,而这里面的丹药想必也不会保存下来,可是这可是他的涵耗用了十天的时间才炼制出来的,并且还经历了丹劫,这最难的一关都过了,要是毁了,那真的是太可惜了,他的涵一定会伤心心痛的,所以,在最后的一刻,徐晟睿冲进了即将倒塌的炼丹室当中,运用起最后的一些内力,撑起了一个防护罩将鼎炉给保护了起来。

    倒塌的房屋所发出的巨大声响遮盖住了林婧涵对徐晟睿最开始的呼唤,他没有听到林婧涵的声音,此时头顶倒塌的木板被掀开,黑色的环境一下子变得光亮了起来,徐晟睿知道,林婧涵来了。

    抬起头,就看到他心爱的人完好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眼中泪光闪烁,那晶莹的泪珠在眼睑边流转,似乎眨眼之间就要滴落,徐晟睿的心瞬间就疼了,他的涵怎么了?怎么会流泪?

    “涵,你怎么······”徐晟睿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林婧涵便三步跨作两步的朝着徐晟睿冲了过来,吓得徐晟睿赶忙将身边的防护罩给收了起来,而就在他收起来的瞬间,林婧涵就冲进了他的怀中,那强劲的力道连带着徐晟睿都往后退了两步。

    “睿,你个傻子,你个骗子,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怎么能这样让我担心啊!”林婧涵死死的抱着徐晟睿那近乎光裸的身子,右手握拳,忍不住狠狠的打在徐晟睿的背上,只是那力道在落在徐晟睿的背上时,已经减到了最轻,而那强忍着的泪水在扑进徐晟睿怀中的那一刻就已经夺眶而出,带着咸意的泪水掉落在徐晟睿那皮开肉绽的肩头,一丝丝痛意升起,但是都抵不住徐晟睿心中的痛。

    他让他的涵落泪了,他真是该死!明明发誓要让她永远开心的,可是现在她却因为他而落泪,这让徐晟睿变得难过,变得自责起来,只得伸手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儿,任凭她发泄着脾气。

    林婧涵根本就不知道徐晟睿根本就不理解她骂他的原因,要是知道的话,林婧涵就绝对不是流泪心疼他了,而是直接敲他两下,而后直接走人,哼,一点都不懂人家的心。

    所以啊,有时候,沉默也是有沉默的好处的,而稀里糊涂也不一定就不好。

    哭了好一会儿,发泄了好半天,林婧涵终于从徐晟睿的肩头抬起了头,抬眼正好看见徐晟睿那被雷给劈到的肩头,那血肉模糊泛着焦黑的肩头,让林婧涵的鼻头再一次的发酸,只不过,这一次林婧涵没有再让眼泪掉落下来。

    松开了徐晟睿,从乾坤镯中将血凝丹和生肌丹给拿了出来,先用水元素凝聚了一团清水出来,然后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卷纱布,沾着清水小心的为徐晟睿清理着伤口,那些焦黑的肉必须要去掉,要不然的话是会引起感染的,所以林婧涵又从乾坤镯中拿出了一把剪刀,这还是当初帮着林宛心剪纸的时候随手扔进去的,没想到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

    “睿,有些疼,你忍着点啊。”林婧涵拿着剪刀,比划着那些已经焦黑的皮肉,抬起头,看着徐晟睿,心疼的说道。

    徐晟睿看着林婧涵那眼泪汪汪的模样,什么疼痛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眼前的人的眼泪就像是掉落在他的心中一样,灼烧着他的心,比起心上的疼痛,他对于肩上的疼痛一点都不在意。

    “涵,放心,我没事,不要流泪,我心疼!”徐晟睿抬起完好的左手,轻轻的擦拭着林婧涵眼角还挂着的泪痕,柔声说道,他不是一个擅言辞的人,他只能用这直白的话来表达他心中最浓厚的情感。

    一句话,让林婧涵强行忍住的泪水有有了决堤的势头,可是因为徐晟睿的话,她不得不忍住,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再次将那泪水给压制了下去,转移开视线,再看到徐晟睿那柔情中带着心疼与自责的眼神,她肯定忍不住的。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拿着剪刀,小心翼翼的将徐晟睿肩膀上的焦黑的皮肉给剔除掉,鲜血从伤口处溢出,林婧涵立马将血凝丹给捏碎成粉,均匀的撒在伤口上,瞬间,溢出的鲜血止住了。

    等到伤口彻底没有血液溢出之后,林婧涵再次用清水将伤口周围的血色给擦拭了干净,然后再将生肌丹捏碎了涂抹在伤口上,能够感受到徐晟睿的受伤的皮肉在迅速的生长,林婧涵才放心下来。

    “你下次不能再这样你知道了吗?”林静涵放心之后,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在看到徐晟睿护着鼎炉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徐晟睿心中的想法,但是她不需要,她不希望徐晟睿为了一些身外之物而罔顾性命,这些东西没有了可以再炼制,但是,她的男人就只有这么一个,徐晟睿的生命安全,身体安康比这些重要得多,没有什么能够抵过他在林婧涵心中的重量。

    徐晟睿老实的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心中所想,与林婧涵所想一定不一样。

    “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种东西没有了就没有了,大不了重新炼制就行了,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不先疗伤,你竟然去管这些东西,你不是答应了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受伤,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吗?”

    “涵,这是你辛苦炼制的东西。”不是随意的东西,而且,他也没事,这些伤他所经历的已经很多了,他根本就没有将之放在心中,跟林婧涵所炼制的丹药相比,他觉得林婧涵炼制的丹药更重要。

    “你·······”林婧涵不知道怎么说这个木头,心中又是心酸,又是心暖,这人啊,都是为了她。

    “涵,丹药成了!”徐晟睿虽然不是那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但是,林婧涵的情绪他能够感受得到,所以,冷情的徐晟睿竟然知道了转移话题。

    果然,林婧涵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这个话题给吸引了,确认了徐晟睿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势之后,而且除了内力有些虚脱之外,其他的没有任何问题,林婧涵才转移了视线,看向了一旁被徐晟睿保护得很好的鼎炉。

    鼎炉下的火焰已经熄灭,顶盖处有些凹起,就像被什么东西给撞坏了一般,看到这,林婧涵才想起,经历过丹劫的丹药会在成丹的那一刻,会下意识的朝着外面逃逸而去,相信如果不是徐晟睿最后的阻拦,这一炉炼制好的丹药都已经飞逝了出去了,对此,林婧涵抬眼对徐晟睿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徐晟睿对此有些不明头脑,但是只要林婧涵不生他的气,什么他都不在意。

    揭开炉盖,一阵扑鼻的清香升腾而起,吸入一口气,林婧涵感觉精神都好了大半,徐晟睿也觉得自己虚空的内劲都在此刻恢复了一层,已经能够自主的沿袭着体内的内力运转路线开始运转了起来,吸收着外界的天地灵力,恢复着自己的内劲。

    林婧涵探头看去,在鼎炉的底部,躺着几颗乳白色泛着晶莹的圆润丹药,此刻还有些在滴溜溜的旋转着,旋转之间一阵阵清香在不断的散发,见此,林婧涵顾不得其他的观察,立马从乾坤镯中拿出了一早准备好的顶级玉瓶,运起内力,将这些丹药都装进了玉瓶当中,拿起瓶塞将玉瓶堵住,不让丹药的药性挥发。

    “成了,哈哈,寿元丹我炼制成功了!”林婧涵高兴的拿起玉瓶,举起手,在半空中,迎着灿烂的阳光,那乳白色的药丸在阳光的照耀下竟然显现出透明的模样,让林婧涵立马就确认了,这就是寿元丹。

    寿元丹,丹丸圆润,呈乳白色,需用玉瓶装置,不能碰金银,在阳光之下,丹药呈现透明,如果完全透明的话,那寿元丹就是最完美的状态,是最顶级的丹药,它所增加的受元是惊人的五十年。

    而到此刻,林婧涵终于知道她所炼制的寿元丹为什么会经历丹劫了,最顶级的寿元丹已经能够媲美大师级的丹药了,因此,才会经历丹劫。

    “哈哈,真是太好了,五十年的寿元丹,一共有九颗,哈哈,爷爷他们的都够了,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睿!”

    林婧涵没有想到她第一次炼制成功的寿元丹就会达到最完美的状态,这样,爷爷他们的后顾之忧就都解决了,这让她不得不感谢起徐晟睿的这一次鲁莽了。

    兴奋的抱着徐晟睿,林婧涵在徐晟睿的脸上狠狠的吻了几下,发泄她自己心中的激动之情,而徐晟睿则对于投怀送抱的心爱之人所奉上的香吻很是受用,眼中全是宠溺的柔情。

    ------题外话------

    今天没加班,字数绝对够多了,亲们,不要催啊!就是时间有点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