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完结小说吧 > 总裁小说 > 唐漠叶 > 囚爱成瘾,总裁太危险

正文 382 私下里的肮脏的交易 文 / 唐漠叶

    ♂!

    “她只要是一天没有再嫁人,就还是晏文远的未亡人,她就是倾城的嫂嫂,南天你这样让倾城的面子很哪里摆?还有你让以后她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怎么看?她现在都是有身孕的人了,整天的伤心掉泪的,对孩子也不好。《 ”

    张昭云看着女儿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再看看简曼那一脸装得无辜的样子,真是想拿刀杀人了。

    她就不知道有什么好怕的,她还有得利害的武器握在手里呢,现在只是还不想这么早就出了,如果逼急了她,那么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一辈子她在晏家当着所谓的二太太已经够了,现在好不容易女儿有了出路,她一定要替女儿好好争取,其实也是替自己争取。

    “你们都给我出去,我再说一遍,她如果能生下霍家的孩子,霍家人自然会给她应有的名份,但是这一切要等这个孩子出生以后,现在你们给我滚,不想生可以不生的,我没意见。”

    霍南天淡漠的看了那对母女一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妈,我们先回去,先回去……”

    晏倾城拉了拉她妈妈的袖子,示意她妈妈不要再说下去了。

    她的妈妈果真是不知道霍南天的脾气。

    再怎么样只要忍过这十个月,一切便会不一样的。

    她有了这个孩子作为后盾,简曼也不是对手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简曼也生下一个孩子来才是,她的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瞄过简曼,她的身体依然是纤细而曼妙,看不出有任何的变化。

    张昭云狠狠有盯了一眼简曼,不甘的扶着女儿坐上了汽车。

    “倾城,你为什么要退让,我可以叫霍夫人出来替你作主的。”

    张昭云的眼睛里闪过狠毒的光芒。

    这是霍家欠了晏家的人情,总是要还的。

    给了倾城见霍南天的机会还不行,还远远不够,她要的是更多的。

    心中的主意慢慢的打定了,她一定不能让简曼那个贱女人过得那的舒服。

    “妈妈,他的脾气真的不是很好,而且他从不听别人的话的,现在简曼对他来说还很新鲜好玩,但是十个月后这一切都得我说的算,妈妈我只要忍住这十个月就好。”

    晏倾城低下了头,眼里闪着妖冶的光芒。

    一只纤瘦的手抚上了自己还是平坦如初的腹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能生下这个孩子来才是最重要的。

    “妈妈,我想让南天跟简曼都回霍家的城堡住,这样如果简曼有了什么身体的变化我们才会知道,明天你应该去找一下霍夫人,她一定有办法的,我要简曼来照顾我,我要她来保证我这个孩子平安无事的生下来。”

    晏倾城轻轻的笑着,好像是充满了慈爱的母亲,但是那样的眼光里总是带着某种让人说不出的害怕。

    简曼,我们的战争正式开始了。

    如果你照顾得好呢,孩子平安出生了,那么你得走,霍家的主母便是我的了。

    如果你照顾得不好,我有什么意外你更是要走,因为你祸害了霍家的子孙,更是没有好的下场,这场仗还没有打,其实她就已经是赢家了。

    ————————————分割线————————————————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简曼皱着眉头,这个男人捉着她的手格外的用力,掐得她手腕生痛,纤细的腕骨好像快要断裂开了似的。

    霍南天反手一甩,将她甩在了沙发上,简曼摔得有点七荤八素的。

    他的神经病的,简曼安慰着自己。

    抬头看着站在她眼前的男人,他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好像一口能将她吞噬似的。

    高大健硕的身体如山般屹立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削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她和他的距离只隔了不过几米,可是好像是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一般。

    他站在那里,整个人几乎将她眼前的光线全部都遮住了似的。

    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对着她说着:“早上的话你再说一次?我没有听清楚?”

    他的声音很轻,如同飘在水面的叶子般,可是越是样,才越是让简曼觉得害怕。

    “怎么,舌头被猫咬掉了,说不出来了?”

    霍南天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下,慢慢的俯下身去,简曼看着他英俊的脸如同电影里的慢镜头般的在她的眼前放大着,惊恐的往后缩了一下。

    她不敢说话,她害怕他的靠近,她的眼底带着反抗。

    霍南天盯着简曼,眯了眯眼,眼底里凝聚出了更加森冷的光。

    性感 的薄唇几乎抿成了一道直线,低声说着:“你不是想走嘛?告诉我你想怎么走?用脚走嘛?”

    看着她的样子,眼底的戾气如同利刃般带着锐不可挡的气势,狠狠的劈开她的脆弱的心脏。

    “好啊,我今天让你走,你试试看呀?”

    他的身子微微的再向前探,如同一只动作慵懒的狮子,可是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都危险十足……

    “但是简曼,你最好有能够承受激怒我的能力,你走了后果怎样你想过嘛?不,你没有,你能想到的远远不够,你以后只是这样或是那样都不对,会有更多更多的事情让你生不如死的。”

    霍南天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脸,如同抚触过最娇嫩的花瓣一般,这样的小脸只怕他要是一用劲都会严重变形吧?

    她没有动。

    简曼不敢动,仿佛动一下便会被他撕碎一般。

    今天早上她还曾经鼓起过勇气,认为自己可以有新的人生的,可是才不过看着他的眼睛,却已让她浑身瘫软,生活仿佛只有漫无目的绝望了。

    她的眼如同快要消逝的星光慢慢的暗了下来。

    眼睛很干,干涩得发痛,她想要哭,可是好像再也哭不出来了。

    就是这个男人,因为一已私欲而想完完全全的操纵她的人生,把原本属于她的人生变成了一张随他任意勾画的画布,怎么会有这样自私可怕的男人呢?

    她没有回答他,而他也不再说话,空气好像已经凝固了起来,一动也不动的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幽静而又充满古朴的建筑里,似乎只有这两个人的心跳,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不要软弱,不要逃避,我们要有自己的信念,为它而生,为它而亡,耳边响着宋宁学姐的话语,坚定的,让人心生力量的。

    她的眼慢慢的抬了起来,没有办法的时候,她们只能忍让,直到有一天能够真正的与之抗衡,并且离开他。

    她的眼睛眨了一下,四周快要凝固的空气仿佛被她长长的睫毛一扇,便流动了起来……

    “这能怪我嘛?这是我的错嘛?她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她让我走,她说你们快要结婚了,那你说我怎么办呢?成为你婚姻的第三都,背负着骂名?霍先生,这是我的过错嘛?这是你的过错,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安心的留下,这些人这些事本来就不能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了。”

    简曼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了了霍南天的眼,指责的说着,话里还带着点嗔怪。

    霍南天整个人站在那里,好像僵了一下,一丝惊愕从深遂的眼底划过,她在怪他?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情绪对着他说话,一时间他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胸腔的怒火好像也慢慢的慢慢的熄灭了般。

    他看着她,今天她也是受了委屈的,心里头的怜惜窜上了他的心头:“以后不会了。”

    他抬手轻轻抚过她的长发,享受着她的发丝在他手指间穿棱过的感觉,很舒服,她发间的淡淡清香仿佛都会留在他的指尖似的,让他留恋。

    幽暗的茶馆,私密的包房里

    “霍夫人,为什么你儿子还要等倾城生下了孩子再给她一个名份,难道你们还怀疑这个孩子不成?真是太过份了,现在倾城还大着肚子,可是他在外面公然的包养着别的女人,这让倾城的心里怎么好过呀?”

    张昭云看着坐在那面的中年美妇,华贵的裘皮,手上戴着巨大的鸽子蛋,这个女人的是美丽的,霍南天有一部份还是遗传到了他的母亲的。

    “南天已经这么大了,我早就管 不了他了。”

    罗伊人低下了头,茶水带着淡淡的香气,轻淡得几乎闻不到一般,就如同她在霍南天心里的位置,他早就恨死她这个母亲了,或者连这丝香气都不如,只怕她在他的心里是污浊不堪的吧。

    “这些我都管不了,我也不多为难你了,我只想要让南天回城堡里住,外面那个女人实在不行也带回来,白天还可以照顾一下倾城,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霍夫人,不然的话我可以公布出当年的事情来,让大家知道你是有多么有不道德。”

    张昭云一口喝下了杯中的茶,说出了她的要求。

    “怎么可以这样,晏夫人,当初你情我愿的。而且我已经如你所愿的给你女儿提供了入选的机会,而她现在也有了孩子了,你再提这些有点过份了。”

    罗伊人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从小养成的大家闺秀的生活习性让她连开口骂人都不会。

    但是现在她真的很想骂人,对面坐着的这个女人真是贪得无厌,而且蛇蝎心肠。

    “当然可以这样,而且我现在就是要这样,如果让外界知道了霍夫人是样恶毒心肠的女人的话,那么霍氏的形象也会大大降低吧。再说了本来让南天回去陪陪老婆孩子也 是天经地意的事情。我们倾城都容许他把外面的女人带回来了,这算是够大方的了,等生了孩子后,我想霍夫人你一并把她送走了,这样我们的事情都算是圆满了,那件事情我会让它烂在我心里的,谁也不说,不然的话,这件事情搂出来,吃亏的永远都是霍家。”

    张昭云没有给罗伊人任何反驳的机会,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她是吃死了她不敢跟外面的人去说,也不敢让别人知道的,所以她就会想办法去做。

    “好,我答应你,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希望我们不再见面了,永远都不要见了。”

    罗伊人轻蔑的看对面那贪婪而狠毒的女人。

    那件事情上,她做的的确是很可怕,可是眼前那个女人更是可怕。

    只是张昭云输得起,她却不行。

    晏家那样的小家族出了丑闻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

    可是霍家不同,她的儿子不同,如果霍家出了丑闻的话,那会动摇整个霍氏的根基的。

    她绝对 不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她嫁的第一个人霍怀恩,还是她爱的第一个人霍怀德,都是霍家的人,甚至她为霍家生下了两个儿子,所以霍家的荣耀是她必须守护的。

    只是被逼着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真是恶心到了极点。

    “您真痛快,我可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跟您提要求了,但是不再见面怕是不行的,我们以后是亲家了,要常常走动才好呀。”

    张昭云的脸上瞬时换上了谄媚的笑,毕竟女儿这十个月里都要靠着她来保架护航的,甚至以后女儿在霍家的地位也是要由她来帮忙巩固的。

    “我有事先走了。”

    罗伊人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之后,便站了起来。

    这种女人她真的不想跟她多呆一秒钟下去了,连跟她在一起呼吸的空气都显得浑浊得可怕。

    :“我等着您的消息,要快点,这两天倾城反应很大,她看到南天可能就会好起来的。”

    张昭云看着她急急忙忙起来的样子,大家闺秀有个什么用,都是软弱的,不敢争取的,就如同家里的那个大太太一样。

    不过她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这次倾城嫁给霍南天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总不能在举行婚礼的时候,让大家都来讨论着霍家的少夫人是庶出吧。

    所以在倾城结婚之前,晏以道那个老家伙也是该给她名份了。

    张昭云一个人坐在茶馆里喝着茶,这里的茶很是金贵的,即使不懂得品茶,但是多喝几杯总是好的,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以后那舒坦的日子,眼底眉梢都是满满的笑意。

    傍晚时分,简曼坐在院子里。

    冬天的风已经有点大了,可是她就是想要在这里冷静一下,她要怎么样心平气和,不露破绽的直到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到了那时她才能无后顾之忧的走掉?

    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在偷偷的进行着了,而且非常的隐秘非常的小心,如果没有出差错的话,她很快便可以偷偷消失了,简曼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她总会获得自由的,她一定会走掉的。

    “你在想什么?”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简曼被吓了一跳,这个家里的人怎么都是神出鬼没的?

    冯妈是样的,白天突然出现的那些保镖也是那样的,现在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出现的,她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了。

    这个男人的心思究竟有多深呢?

    其实到现在她还是在猜测着,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便是,这个男人很自信,非常的自信。

    大概是从小到大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吧,他好像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能控制的,所有的女人都巴不得跟他发生关系似的,所以他的自信也成了他的缺点,他相信自己不敢走。

    可是恰恰相反,自己一定会走的,只是暂时的她的屈服只是暂时的。

    如果没有宋宁可能一切都不太可能,因为他确定捉住了她最舍不得放下的文远的事业跟文远的母亲,而且捏得死死的,他以为这样便捏住了她的脉博,他小看了女人的智慧,同时也小瞧了她离开的勇气与决心,特别是在知道晏倾城怀孕之后,她更是想要离开。

    这个男人真是肮脏得够可以的,她想想都很恶心,她从心灵到身体都是一个有洁癖的人,而这个男人的生活简直是放荡到了极点,她都觉得已经 是惨 不忍睹了。

    复杂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显现着,虽然说变化很是微妙,可是却被霍南天如鹰般锐利的眼睛一一收入。

    他的眼睛如同x光似的,慢慢的扫过她的全身,像是瞬间洞悉了一切似的,这样的眼光好像将她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强大的心理弄得又快崩塌了似的,汲汲可危。

    “没想什么。”

    简曼不敢看他的眼,好像多看一眼便会泄露了自己的心事般。

    他高大的身影始终罩在她的头顶,像是一团大大的乌云似的。

    他非常的高,文远有一米八,可是这个男人至少超过一米八五以上,这样的高度总是给她足够的压迫感。

    简曼尽量的平复着自己的心跳,也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一点,天知道在这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策划逃跑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现在她真的是好佩服那些地下党们,给在敌人内部潜伏,可是她一想到要逃,心就跳得利害。

    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心事般,轻描淡写的说着:“不要总是想着骗我,哪一天我不想猜了,你猜我会怎么做?”

    简曼的眼瑟缩了一下,他的话没由来的让她觉得害怕。

    “我会把你的心挖出来,刻上我的名字以后,再让医生把它放进去,让你每一次跳动的时候都会想到我。”

    他的语气很轻,却像是说着誓言般。

    可是却透出了一股血腥的味道,没由来的让简曼浑身哆嗦了一下,院子里的风更大了,吹响着树叶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如果也替她感到害怕与疼痛。

    看见她的眼底划过了惊恐之意,霍南天勾着嘴唇:“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好好对你的,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不离开。”

    他满意的拍了拍她的头,好像是安抚着一只*物般。

    “陪我泡温泉……”他有点累了,嗓音有点暗哑。

    今天这一天,光光是搞定那些老顽固便让他伤了不少的脑筋。

    晏以道跟几个老家伙有了利益上的输送,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他跟晏倾城的事情都八字没一撇呢,那只老狐狸便四处活动着,答应了给人各种的好处,只是让他们施加压力让他快点结婚。

    可是他不看看,霍氏是在谁的手上,那些家庭里的老顽固们即使再是逼着他,也不敢硬来的。

    是谁让他们每年的分红得多得足以让人眼红的,是谁在为整个霍氏赚钱,所以在他的坚持下,也只能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

    但是这样的斗争真的是让人觉得累了。

    院子里有温泉,简曼还在呆滞之中,眼里就出现了一具活色生香的男体,这个男人真的长着一副好皮囊,她猛的回过神来,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他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就脱掉了所有的衣服,yi丝不gua。

    “就算这时候没人,你也注意一点吧,你……”这是一具伟岸而性感的好身材,是女人看了都会觉得热血沸腾的受不了的好身材。

    “我去给你拿浴巾。”简曼实在是受不了他整天总是光着身体在她面前晃,晃得她浑身发热。

    她逃跑的背影哪如同一只仓惶逃窜的小兔子,后怕被后面追赶着的猎物咬上一口似有。

    他有这么的可怕嘛?

    霍南天淡淡的自嘲了一下,高大而健硕的身体没入了温热的泉水里。

    他微微的闭起了眼睛,他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就如同在她的身体里一般的,只是她的身体好像总是比温泉更是滚烫一般。

    这个男人真是,真是受不了,她才不在院子里泡温泉呢。

    自从早上冯妈拍拍手,从后面的院子里打开了门,涌进来了一群保镖之后,她就有点快要崩溃了的感觉。

    白天的时候她其实也是不敢泡的,可是到了晚上有时候她会偷偷的泡着,特别是气温降得很低的日子里,泡个温泉总会给她非常的感觉,可是她不知道院子的后面竟然还住着一群保镖,太可怕了,那么她会不会被看光了。

    她和霍南天在院子里那个是不是也被人偷偷看到过。

    一想到这个简曼有点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拿着他的浴袍,走了下去,她想着一定要靠他远一点,这样才不会危险,但是靠得太远又极有可能惹火他,真是难办呀。

    干净光滑的石头池子,造型浑然天成,仿佛这口泉是天生的,而不是后天制作的一般。

    她把他的浴袍放在了光滑干净的石头上面,不敢看他,即使不看他她也知道温热的水里有一具多么雄浑而有力的男人的身体。

    “下来……”他的声音暗哑,在光线慢慢的暗了下来的时候,在这样的清幽的院子里,听起来让人的心总是如同被什么东西撩动着一般,一下一下的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的跳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